当前位置:主页 > 足球赔率 >

?社福惯老板的理性讨论 总在剥削基层之後

来源:未知   作者:the weeknd   日期:2017-10-07 04:46

社福惯老板的理性讨论总在剥削基层之後:回应潘若琳「社福服务业不可承受之重」橘冰月/社工研究所博士生这几天在天主教善牧基金会以照顾人力不足为由,决定将长期安置受暴少女的「德莲之家」暂时停业引起社会譁然後,社团法人台湾社会福利总盟副秘书长潘若琳在《苹果日报》以「社福服务业不可承受之重」为题,公开为民间社福机构深受政府预算和各种法规制度限制,特别是在一例一休後的经营困境喊冤。然而,我国的社会福利预算长期不足早就不是什麽大新闻。但值得注意的是,潘若琳副秘书长口口声声诉说政府补助不足,导致民间机构经营困难的同时,却也绝口不提过往许多民间社福机构究竟是如何在「政府社福预算不足」的困境下经营迄今?事实上,为应对社福预算补助不足的困境,我国许多的民间社福组织的社会服务,长年建立在违反《劳动基准法》,剥削基层工作者的劳动力之上。举凡强迫薪资回捐,加班没有加班费只能换补休,甚至补休还会定期消灭,这根本是台湾许多社福组织的长年陋习。这并不是抹黑,而是基层公认的现实。再者,大家可以试着回想一下,文内一度提到家扶基金会因为员工加班未给付加班费,遭到劳检裁罚,但大家还记得机构主管受访时说出的这是员工习惯牺牲奉献的报导吗?伊甸基金会不堪复康巴士业务年年亏损,选择退出新北市的经营,但大家知道结束经营之後,先前勇敢站出来为自身权益发声的这些复康巴士司机似乎也跟着失业了吗?或者,不久之前有民间社福机构涉嫌侵吞保护性社工的风险加给,以及强迫社工放弃风险加给否则强迫离职的劳资争议,大家还有印象吗?放眼望去,这些涉嫌违法的社福机构,其中不乏社福总盟的会员团体,敢问社福总盟过往有对此表示任何意见吗?有对於基层工作者提供任何协助或支援吗?或者,有试图改变结构性的问题吗?没有啊!还有,潘若琳副秘书长呼吁社福劳资双方能够理性讨论,但大家是否还记得今年3月3日,民进党不分区立委吴玉琴偕同社会福利总盟理事长陈节如、老人福利协会理事长赖添福,以及励馨基金会行政处处长曾孟仪召开「社福团体特性与劳基法的冲突与解套记者会」吗?这场记者会,让我们看的到是这些社福组织的管理阶层,面对政府社福预算不足和《劳动基准法》的变革,从来都不是选择与基层站在一起想办法向政府单位争取充足的社福预算,努力维持或促进基层工作者的劳动权益,而是反过来要政府修改法规,企图将社福团体纳入四周变形工时,造成基层工作者的工作条件更加恶化。更让人愤怒的是,在记者会引发争议之後,社福总盟对外虽然公开表示会倾听基层心声,绝不会枉顾基层权益,但大家知道社福总盟实际上依然持续向劳动部提案希望指定「社会团体」为《劳动基准法》第三十条之1适用行业吗?(该提案於4月13日进行审议,有幸在台北、高雄社工工会列席强烈表达反对意见下,最终未通过)难道,背着基层偷偷把四周变形工时送进劳动部审议,就是社福总盟所谓的理性讨论吗?敢问副秘书长,当社福机构不可承受之重实际上是层层转嫁给基层工作者,面对明明长年裸奔却被社福总盟和吴玉琴立委说成处处不合身的《劳基法》,还有那越来越糟的社福劳动条件,我想许多基层都和我一样,看着社福总盟还出面为民间社会机构大喊经营的困难和委屈,真不禁令人想问:如果这不是惯老板,什麽才是惯老板?欺世盗名的社福惯老板,莫过如此。我绝对相信,政府的补助不足,社福机构经营困难都是真的。但对比过往许多社福机构的违法纪录,压榨基层的劳动力,要基层甘愿奉献,要基层共体时艰,如今面对劳动检查却又只会怪政府补助不足的嘴脸,无疑卸除了自身的经营社福组织的社会责任。到头来,这些掌握社福机构经营权力的社福惯老板们,根本未曾反省自己其实就是将基层一步一步推向低薪过劳,腐败社政官僚系统中的共犯!

  • 上一篇:印度欲哭无泪,22亿美金给中国海军买了一打靶标
  • 下一篇:北京:生物试剂平均通关时间由3.5天缩至1
  •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在线支付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_球探网_足球推荐_足球分析_足球赔率官网首页 http://ceramic-tec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