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 >

为何我们必须学文言文?他这样分析国语的历史

来源:未知   作者:the weeknd   日期:2017-08-30 20:58

简单回顾一下白话文(宋朝以後就有大量的话本出现,都是以方言来创作,算是白话的一种,但我这边说的白话文,是取代文言文,藉由白话体例作为学术、新闻或正式文书的文体。)与文言文的爱恨情仇。

中国在20世纪初发生了巨大的思维革命,而革命必须要有便利而具体的书写文体,白话文就这样登场了。

文言文在古代,则是一种书面体,也就是古人讲话虽然和我们日常生活一样叽叽喳喳的,但写出来的文字就是有一定的规矩,例如「之乎者也」,以方便不同口语的人交流。

中华帝国疆域辽阔,透过一种既成的书面体来沟通,就可以建立起统一的官僚体系与稳定的文化思想。这套书面语,传播到邻居的越南、日本、朝鲜等国家,型构成了主流的东亚文化圈。

但是到了20世纪初期,在西方列强的压迫下,中国人被迫开始学习西方的知识,他们一方面设法翻译西方的概念,比方说德膜克拉西(直译汉语)或「共和主义」(和制汉语)之类的新词汇。这些词汇也强迫中国人要打开脑洞,去接受一个自己从没想过的新世界,例如「外国的总统竟然是人民选出来的?」

创造新词之外,当时的知识份子也开始试图改造书面文体,为什麽要改造文体呢?因为过去古文有固定的套路,加上受到科举考试的影响,大家写起论文都很八股,一定要破题、承题,引经据典,所以在翻译西方概念的时候,无论是辩论或者教学,使用文言文这种书面语就会很累、很累。

後来梁启超等人在报纸上写社论的时候,刻意突破这些传统规则,放弃古文的抽象语法,加入大量西方语汇,让文言文体例更具体、更流畅、更好阅读,於是20世纪初期,梁办了《新民报》,以流畅的新式文言文写作,引发知识份子的模仿、学习的潮流,「新民体」就诞生了。

《新民丛报》主要负责人梁启超(图/维基百科)

而新民体风行之後,中国的知识份子开始爱上这种跳脱古文限制的文体,加上革命思潮趋近,在1910年代,陈独秀与胡适等人提倡「白话文」,强调「我手写我口」。在革命的风潮之下,白话文代表启蒙思想,逐渐取代文言文,成为新的书面文体。

所以白话文的诞生,并不是因为胡适厌倦了唐宋八大家,也不是不明白文学教育的重要。相反的,是为了「学习」的具体需求,就是为了传播新的知识系统。当时甚至有很多知识份子,如钱玄同等人,觉得改革文体还不能够救国,必须「废除汉字」才能真正的普及教育。当然这又是另外一题了。

台湾在日本统治初期,汉人知识份子也都是写文言文的,甚至仕绅一开始不懂日语,都是写文言文跟日本官员沟通,因为日本士族也都会写汉语的文言文。但到了1918年後,有些接触到中国五四思潮的年轻知识份子,例如赖和、张我军等人,觉得「旧文人」思想保守、观念反动,就开始尝试用新的文体来写文章。

但对於1920年代的台湾人来说,白话文也是另一种很陌生的书面语,所以写起来都很古怪,还夹杂许多台语跟日语的语法在里面,可以说是另一种生涩的书面语。有黄石辉、郭秋生等人提倡「台湾话文」,蔡培火提倡「台湾罗马字」,但都没有成为主流。

  • 上一篇:报告称“五限”调控后中国住宅市场逐渐回归理
  • 下一篇:LOL六周年庆典他不来 真爱粉要求退票
  •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在线支付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_球探网_足球推荐_足球分析_足球赔率官网首页 http://ceramic-tec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