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 >

蒙眼狂奔后乐视重整 学步邯郸者未止

来源:未知   作者:侠客   日期:2017-07-06 13:14

2010年乐视网登陆创业板后,贾跃亭一度带领乐视开启资本“狂飙之旅”,以视频网站为起点,将业务线延伸至影视制作、电视、汽车、手机甚至农业等7个行业,但在资金链紧张等危机爆发后,这家“创业板神话股”也正在面对其上市的“七年之痒”而不得不开始直视其“蒙眼狂奔”所带来的后遗之症。

贾跃亭不得不面对“蒙眼狂奔”的后遗症,然而热衷于乐视模式并且追风的,似乎尚未止歇。

“乐视过去分为三个板块,即乐视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与汽车,在业务发展非常好的时候再加上资本市场大环境好的时候,这种战略会非常有效,但从2016年以来,资本市场的环境下行,资金量开始紧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压力就非常大。”6月28日下午,乐视网2016年度股东大会上,一身黑衣的乐视网董事长贾跃亭坦言“风波远比想象的更大”。

资本“狂飙之旅”

专注大屏生态、剥离乐视商城,注入乐视影业,成为乐视网2017年的业务定调,同时贾跃亭强调,非上市公司体系也要聚合,“乐视汽车板块要快速完成A轮融资,尽快拿出量产车”。

清醒与狂醉,往往只有一步之遥。

乐视网上市时主要有两条业务线:网络视频基础服务和视频平台增值服务,其中网络视频付费营收2010年突破1亿元,版权分销业务(客户包括优酷、土豆、迅雷、普乐) 也在当年获得5300万元营收。

2011年乐视影视成立,2012年2月7日,乐视网控股58.55%的乐视致新推出“乐视TV·超级电视”。2014年3月除了乐视体育建立,同年,乐视宣布进军农业,旗下有食品电商平台“乐生活”。

2014年10月,宣布“要做超级汽车”的乐视汽车引发资本追逐,2016年其完成10.8亿美元首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国家电网旗下英大资本、深圳市政府投资平台深创投、联想控股、民生信托、新华联以及宏兆基金等机构。

在此过程中,乐视网股价被不断推高,最高时曾达到每股90元,其市值也从2010年上市时7.3亿元,跃升至2013年底352亿元,在2015年4月28日其市值曾突破千亿。

然而到了2016年10月,乐视在美国旧金山办了一场发布会,参会媒体及嘉宾多达1400人以上。贾跃亭高调宣称,“苹果、谷歌、三星、特斯拉、亚马逊这些最优秀的科技公司都做不到乐视将推出的一切”,面对多元业务线,其甚至创造出“以垂直整合的生态链和横向开放的生态圈构建的生态系统”、“生态化反”等概念。

“乐视之前的话步子迈得太快,战线铺得太长,各个板块一直在烧钱,所以很多投资机构持观望态度”,浙江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机构合伙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过他也表示,看好乐视此次的战略调整,“新能源汽车和智能手机,都是未来发展方向”。

不过,“蒙眼狂奔”的乐视,在资本市场从来不乏效仿者。

紧贴热点行业收购成为不少上市公司的选择之一。主营房地产的中弘股份就是典型。2012年,其曾投资矿业市场,2013年8月6日,中弘股份宣布投资5亿元,拟进军手游业务,公告第二天,即告涨停。在随后的8月9日至9月2日的10次交易中,中弘股份大股东共套现13亿元。

另一家上市公司卧龙地产也一直对游戏“痴心不改”。

今年3月,其抛出53.3亿元收购天津卡乐互动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的预案,距离其44亿元收购游戏公司墨麟股份97.714%股权的方案告吹不足半年。

不过,就在5月20日,卧龙地产的收购再次戛然而止,失去牵手拥有拳皇、合金弹头等老牌经典游戏IP的这家公司的机会。而如今,2017年一季度营收60亿元的“王者荣耀”带动的游戏概念股,又在蠢蠢欲动。

“游戏资产相比传统制造业能够在短时间内实现利润的快速增长,但一般游戏产品的生命周期也较短,需要不断开发新的产品,产品盈利能力能否持续高增长与很多因素有关,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进而对利润造成相应的不确定性。”国内一家投资机构的专业人士表示。

此外,更名则是贴近热点更为简单直接的一种方式。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有144家上市公司更名,在文化娱乐的市场热点催化下,不少上市公司直接在名字中突出“文化”两字,如大晟文化、帝龙文化、骅威文化、凯撒文化、鹿港文化、中南文化,均在2016年更名。

2015年7月,多伦股份更名“匹凸匹”现st匹凸,以突出“互联网金融”业务,尽管备受争议,但在当时的市场氛围下,依然有资金助推,其股价从更名前收盘价10.96元,最高涨到25.51元,连拉了六个涨停板。而海隆软件更名“二三四五”后,2个月内股价涨幅达216.42%。

“止血”和“造血”

“我们收到97亿资金,事实上还款150多亿元。归还金融机构的欠款之后,我们目前仍然没有获得金融机构的后续资金支持,多数还是观望态度。”在6月28日的股东大会上,贾跃亭暗示,不少业务缺口亟待“止血”。

安越咨询总经理马爽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乐视给其他上市公司的启发,主要在于两点,“一个是在业务层面不能非理性扩张,另一个是资金使用需要尊重市场规律,要有相应的规划。从财务咨询的角度,需要区分长期资金比如股东的股权投资,短期资金比如银行贷款,以及营运资金和投资资金的不同用途。”

“营运资金讲究的是安全第一,发展第二,所以拿营运资金去弥补其他资金缺口的话,就会导致其供血不足,影响主营业务,随后银行信贷被收紧,造成恶性循环。”他同时提到。

因资金链问题亟待造血的还有雨润食品。

2011年,雨润食品投资厂房、购买设备金额超过48亿港元,造成了当年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值为-11亿港元;此外,雨润集团旗下还有一家上市公司中央商场,探索地产开发“造血”,使集团形成了食品、地产、商业、物流、旅游、金融和建筑等七大产业一体的多元化战略。

尽管6月20日,中央商场公告称,因子公司房地产收入结转,预计2017年上半年净利2.38亿元-2.6亿元,同比增长220%到250%。

但是,原来的“营收主力”雨润食品面临的运营困境,直接影响到其他版块的运作。

2016年雨润食品收入167.02亿港元,较2015年下滑17.2%,2016年净利润亏损23.42亿元,相比2015年净利润亏损29.76亿港元,同比下滑21.3%。

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就此评价,“一方面因为雨润食品创始人祝义才被居住监视,所以他的决策和多元化战略无法落地,还有一方面雨润食品的主业疲软,这几年生猪的价格一直上涨,上游成本加大,导致其溢价能力下降。”

【 延伸阅读 】

  • 上一篇:不走高端范儿 苹果印度市场转向中端机
  • 下一篇:李儒简介 董卓手下第一谋士李儒怎么死的 - 讲历
  •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在线支付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_球探网_足球推荐_足球分析_足球赔率官网首页 http://ceramic-tech.com